1. 三欧吉Home
  2. 游戏资讯

《明日方舟》单曲获提名,不会做音乐的游戏公司不是好唱片公司?

2021年1月,《明日方舟》角色W的个人主题曲《Renegade》获得2020年度好莱坞音乐传媒奖(Holleywood Music in Media Awards)电子游戏类最佳原创歌曲奖提名。

这个专业的音乐奖项并不大众,但只要看看其他包括《哈迪斯》《死亡搁浅》《对马岛之魂》在内的入围者,《明日方舟》能以手机游戏的体量和影响力与之并列,就不禁让人感到惊讶。

《明日方舟》单曲获提名,不会做音乐的游戏公司不是好唱片公司?

从鹰角网络到“音角网络”

相比较上次的联动纪录片获奖,《明日方舟》的玩家面对好莱坞专业评委的认可虽然激动,但却并不吃惊。毕竟,对这款游戏的配乐的追捧,早已是由来已久、从未中断的“日经贴”了。

在一篇主题为“方舟第一次惊艳你的是什么”的帖子里,玩家列举了《明日方舟》诸多被业内谈了又谈的优点,比如足够有趣的玩法,比如简洁独特的UI,比如隐藏了诸多彩蛋的解谜。

但收获认同最多的,还是给鹰角网络带来“音角”这一昵称的音乐。从登录界面的背景音乐、到宣传pv的插曲洗脑、再到跟随活动更新的战斗音乐。这些刻入DNA的旋律,成了决定用户初印象的关键。

《明日方舟》单曲获提名,不会做音乐的游戏公司不是好唱片公司?

在使用摇滚乐作为PV动画的BGM的时候,《明日方舟》似乎就认定了在这个“副业”上越跑越远——推出“塞壬唱片”这个在《明日方舟》世界观上设立的虚构音乐厂商、推出“音乐节”形式的夏活、和各路音乐创作者的联手制作多首优质ep。

也正因此,玩家群体中还出现了“为了推广音乐,鹰角决定自己做一款游戏”的调侃。如果说前期还是开发团队内部独特个性的审美表达,那么之后的一系列动作,就能反映出来,音乐,被他们当做游戏极其重要的一部分在认真对待。

这次获得提名的《Renegade》,正是鹰角在《明日方舟》上线一周年推出新的故事章节时,为重要角色W量身打造的主题曲。这首ep在b站收获了318万的播放量,仅次于宣传pv、一周年纪念动画和以音乐节为主题的夏活宣传PV。同样,在YouTube上,这首歌曲的在一个非官方频道的播放量就超过200万。

《明日方舟》单曲获提名,不会做音乐的游戏公司不是好唱片公司?

变节之名,反叛之罪。作为讲述者的美国说唱明星Substantial用Rap讲述着角色W的危险、狡诈、怪诞与疯狂,而由X. ARI演绎的女声,又像W本人,用狂笑和偏执承认着外界的嘲讽,并依然守护着自己的理想。时至今日,依然有不少喜欢这首歌曲的用户“前来考古”,并因自己认可的作品获得提名而感到高兴。

原声领域之外:生机勃勃的塞壬唱片

如果说,搭载在游戏内部的音乐是为了增加游戏性的服务内容,那么鹰角在游戏外推出的这些独立单曲,则展露鹰角的野心。

在去年10月份的采访中,《明日方舟》制作人海猫络合物曾表示:“其实我们一直有打算推出独立音乐的想法,因为就和剧情一样,音乐也可以表达很多东西。”海猫称,鹰角是尝试把一部分和玩法关系相对较浅、但是受到玩家喜爱的内容,在游戏外发布,不仅有极大的创作空间,而且也给用户提供了全新的体验。

《明日方舟》单曲获提名,不会做音乐的游戏公司不是好唱片公司?

这个发布的空间和主体,就是鹰角网络在明日方舟世界观中虚构的唱片公司,“塞壬唱片”。虽然更像是一个副产品,但运营的像模像样的“塞壬唱片”,野心并不局限在游戏内。

从由横山克操刀的《春弦》开始,塞壬唱片在春夏秋冬的四个季节,分别推出了对应的单曲;官方和塞壬唱片合作推出的三张专辑周边,单个产品的淘宝评论达到5000+;在各大音乐软件和平台上,塞壬唱片像其他歌手和厂牌一样,有独立的个人介绍和专辑页面——相比较一些歌手,平均几乎每月一首产出的塞壬唱片,效率堪称高产;周年庆典上,更是公布了塞壬唱片的线下音乐会企划。

甚至就在刚刚,这家唱片公司还发动态感谢提名。

我想我们有理由怀疑塞壬唱片已经打穿了异次元的通道。如果哪天塞壬唱片开始在泰拉大陆举办偶像选举、捧二次元小明星,我也不会感到震惊了。

《明日方舟》单曲获提名,不会做音乐的游戏公司不是好唱片公司?

严肃真实的运营风格,让这个虚拟的唱片公司在现实中拥有了一席之地。这样一个存在感极强的实体品牌,如同《明日方舟》所构建的“泰拉大陆”的一个楔子,敲打着第四面墙后的世界。

《明日方舟》单曲获提名,不会做音乐的游戏公司不是好唱片公司?
(图片来自微博用户@Latte·Cy)


一脚迈过多元跨界的边缘:勇敢与危险

这样的成就,在鹰角成立之初或许还未能料想到。

2017年,鹰角在《明日方舟》的预告pv中,使用了摇滚乐队Starset的《monster》作为配乐。并在一周年庆典上邀请Starset献唱。在之后的数次采访里,海猫也公开表达自己对这支乐队的喜欢,“公款追星”的笑谈不胫而走。

《明日方舟》单曲获提名,不会做音乐的游戏公司不是好唱片公司?

实际上,如果不是这种对小众、独特爱好的坚持,《明日方舟》可能难以在商业化的过程中保留自己的一份特立独行。

在万物皆可内卷的时代,各个游戏之间互相争抢着玩家的注意力,传统的方式固然稳妥,但却也再难有新的开创的可能。抛弃了在狭小的独木桥上精耕细作,鹰角跳下水面,在湍急的水流中赌下一个石头。

这和风险最小化原则背道而驰,但幸运的是,他们赌对了。

《明日方舟》上线后大获成功,同时间,独立于游戏的音乐产品如雨后春笋般蓬勃生长。说唱、摇滚、重金属、交响乐……等等看似和二次元格格不入的风格成为跳出红海,接受另外一种不太激烈的竞争规则的出路。

直接或间接促成了这些结果的《明日方舟》没有意识到自己带来的这股冲击和浪潮。海猫对音乐风格多种尝试的解释非常简单:“我们不希望《明日方舟》是个四不像的产品,或者只是一个游戏而已。我想让大家能觉得它是一部作品,是一个多元的内容。”

为了贯彻到底这一“多元内容”的理想,《明日方舟》几乎次次都在给玩家审美和接受程度带来惊喜和挑战。

或重金聘请业内权威,或大胆启用跨界新人。《明日方舟》无所不包的态度带来了风格的跳跃和多样。打开塞壬唱片的作品页面,像是个琳琅满目的商铺柜台,即使按顺序播放,也往往会让人产生奇异的穿越感。前一秒的昭和小调刚刚过去,后一秒厚重的管弦就迎面而来。

《明日方舟》单曲获提名,不会做音乐的游戏公司不是好唱片公司?

但这种勇敢的尝试,也带来许多风险。去年的危机合约中,鹰角网络选择了毛遂自荐的年轻创作者进行供稿,但却因为对方的抄袭行为,不得不下架曲目并道歉。

尽管偶有障碍,但这种“把游戏当产品,为产品提供丰富衍生品”的思路,已经成为鹰角不断试错、并迎来回报的可靠创新途径。

说唱歌手Substantial参与了提名作品《Renegade》的创作。获得提名后,他还更新了社交媒体进行庆祝。在此之前,他的音乐出现在电影《杀死比尔》中,作品进入过格莱美投票的第二轮。但和二次元的关联寥寥无几。

不过很快,获得提名的相关内容就出现在了他的百科页面上,作为他尝试未知领域的奖励。

《明日方舟》单曲获提名,不会做音乐的游戏公司不是好唱片公司?
(歌手Substantial更新社交媒体庆祝获得提名)

来源:游戏新知

原创文章,作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og.cn/47958.html

Contact Us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uxgecn@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