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三欧吉Home
  2. 游戏资讯

中国二次元游戏反攻二次元发源地

中国二次元游戏反攻二次元发源地

相比国内的二次元游戏赛道,在二次元的发源地日本更加宽敞也更加残酷。

根据Sensor Tower公布2020年Q4出海日本收入TOP20的手游可以看到,包括《原神》、《放置少女》、《偶像梦幻祭2(同“偶像梦幻祭!!MUSIC”)》等7款二次元游戏都榜上有名,收入前三名中二次元游戏更是占有两款之多。

中国二次元游戏反攻二次元发源地

事实上,中国的二次元手游放眼整个日本,所获得的成绩也是可圈可点的。

《原神》、《放置少女》在2020年日本手游Q4收入榜上也进入了TOP10,了解日本市场的朋友应该明白,在《怪物弹珠》、《Fate/Grand Order》、《智龙迷城》、《精灵宝可梦GO》这几款日本本土游戏常年霸榜的情况下,出口日本的游戏能够跻身收入榜TOP10有多不容易。

中国二次元游戏反攻二次元发源地

作为榜单上仅有的三款中国手游,2020年全球大热的二次元游戏《原神》出现在这一榜单上并未出乎意料,有意思的是,已经推出将近4年却仍然稳稳地出现在榜单的《放置少女》,是少数能在日本市场长青的二次元游戏。

二次元游戏市场有其特殊性。

二次元游戏市场是一个玩家同时玩好几款游戏的市场,并且优秀产品长期表现相对稳定,换言之,二次元游戏市场是以头部为主,且重叠度高的市场。

为了能够更好地分析在日本市场的头部中国二次元游戏情况,游戏新知在2020年第四季度日本畅销的前300款游戏中,挑选了20款来自中国企业的二次元游戏进行分析。由于此次挑选的20款二次元游戏均包含RPG玩法,故不特别在游戏类型中标出,另表中红线以上游戏按照此次Q4畅销TOP20的顺序排序,红线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中国二次元游戏反攻二次元发源地
日本二次元游戏市场的老三家和新三家

在游戏新知整理的该表中,悠星网络、乐元素、有爱互娱这三家公司所发行或运营的游戏相对较老,而这三家公司在日本二次元游戏市场的布局也是最早的一批。相对应的,他们也将面临新的挑战者,分别为米哈游、Bilibili、游族网络。

老三家:悠星网络

通过米哈游刘伟介绍的投资人投资,2014年悠星网络成立,而从成立之初悠星网络就已经瞄准了二次元市场,在2016年3月30日推出的第一款游戏《诺诺来自异世界》就是二次元游戏。虽然《诺诺来自异世界》昙花一现,但通过游戏的品质,完全可以感受得到悠星网络的“二次元之魂”。

此后的悠星网络转而做起了游戏发行,接连代理了《碧蓝航线》、投资鹰角并代理《明日方舟》、与韩方合作发行《第七史诗》,而后重新尝试自研自发,研发出了《雀魂麻将》并在海外发行。

中国二次元游戏反攻二次元发源地

老三家:乐元素

乐元素在日本二次元游戏公司的名声,绝不比国内的《开心消消乐》差,而且在日本二次元游戏的布局,也比《开心消消乐》上线时间更早。乐元素在日本分公司,乐元素株式会社(简称HEKK)成立于2010年,旗下有着一家公司和两家工作室,分别为负责游戏开发和运营的Grimoire公司(代表作《勇敢之剑与烈焰之魂》);主力研发团队Cacalia工作室(代表作《梅露可物语》、《偶像梦幻祭》);制作小游戏的工作室MiniAscape(代表作《苍穹护卫队》)。

中国二次元游戏反攻二次元发源地
Cacalia工作室的官方吉祥物(左Lian、右Calin)

2014年1月31日,乐元素在日本市场Google Play上线了《梅露可物语》,而该游戏在当年的ARPU值也曾高达2美元,核心的付费用户ARPU值更是在50美元的水平,上线13天后收入近600万人民币,这在当年还是相当强劲的吸金量。直到如今,《梅露可物语》依然活跃在日本畅销榜300名左右,如此长寿却依然有着生命力的二次元游戏可不多,这也证实了乐元素在日本二次元游戏市场的实力。

而就在2020年,HEKK又在日本市场推出了《偶像梦幻祭2》和《エリァ」ライジングヒーローズ(HELIOS Rising Heroes)》两款游戏。

老三家:有爱互娱

由于《放置少女》长期霸占日本游戏排行榜,有爱互娱也因此被人们所熟知。这家一招吃尽日本二次元放置游戏的公司除了《放置少女》以外,也就仅有两款在运营的游戏。而作为老三家中显得最为单薄的有爱互娱,却把“专一”表现得让人哑口无言。

新三家:米哈游

米哈游在国内已是声名鹊起的二次元游戏公司,而自2015年上线《崩坏学园》后,米哈游就已经对日本市场展露出它的野心。然而无论是《崩坏学园》还是后来的《崩坏3》,都没让米哈游成功冲击IPO。在《崩坏3》上线过后两年到了2020年,米哈游凭借《原神》不仅征服了日本市场,还让全世界都为之感叹。

新三家:Bilibili

目前Bilibili已经是国内重要的二次元游戏分发渠道,旗下代理了超过500款的游戏,而在2014年11月26日,Bilibili在日本东京创立了分部,负责且不止于游戏的发行、运营和研发。当原本就专注于二次元文化圈的公司加入到日本二次元游戏市场的竞赛中时,Bilibili也展现出了强劲的实力,其代理发行的《食物语》、《重装战姬》以及《公主连结Re:Dive》都在日本免费榜中名列前茅。

新三家:游族网络

准确地来说,是游族网络的新加坡分公司。从上表中不难发现,游族在2020年也往日本发行了两款二次元游戏,分别是《红:伊甸园的骄傲》和《塞尔之光》,这两款游戏也分别拿下过日本畅销榜的第13名和第34名。而在这两款游戏之外,2020年游族在日本发行的还有《少年三国志2》、《ゲーム?ァ≈?スローンズ-冬来たる(权力的游戏)》、《エースアーチャー(Ace Archer)》这三款游戏。

流水的玩法,铁打的卡牌

二次元游戏天生就和卡牌玩法极为契合。

在卡牌游戏中“抽卡”的收费策略早已不新鲜,即时放到现实中,类似“抽卡”的“盲盒”也正一展拳脚,近来在越来越多的线下精品店浩浩荡荡地上架出售。这一借助了人性的弱点的玩法,魅力之大已不需赘述。

对应二次元游戏中的“抽卡”,抽的就不仅仅只是一张「卡牌」,而是所抽「卡牌」相关的一切内容,包括且不单止是人物角色的CG和模型、故事和设定、数值和策略,而这些内容正是二次元游戏中最核心的部分。

中国二次元游戏反攻二次元发源地

在玩家社区中经常会出现“人权卡”的论调,事实上简单的“一张卡”当然无法使人权发生偏侧,但这种论调也体现出“抽卡”之于游戏内容的重要程度。

当“抽卡”成为了二次元游戏解锁角色、推进剧情、角色养成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时,这在实质上是将游戏内容通过“抽卡”出售了,加上如今市面上“抽卡”概率日趋降低的风向,也就不难理解抽卡的二次元游戏为何这么吸金。

在日畅销的20款国产二次元游戏中,卡牌玩法的游戏占据了半壁江山,而这些游戏在加入了不同玩法后,都有其独到之处。由于二次元游戏以内容为玩法核心,故而游戏整体仍显得比其他游戏重度,游戏新知暂且将这些玩法简单地划分成轻度、中度、重度游戏,方便加以分析。

轻度玩法:《放置少女》、《雀魂麻将》、《熹妃Q传》

在日本,移动端二次元游戏发展得早,如今日本二次元游戏用户在30~40岁的数量占大部分,而这是绝大多数人人生中有钱无闲却对生活的追求未曾减退的阶段,《放置少女》正是吃准了这一点。从2019年第三季度起,《放置少女》就没有跌出过在日国产游戏畅销榜TOP20,在《原神》还没上线的2020年前半年,《放置少女》甚至一直稳居第二紧随《荒野行动》之后。

当二次元游戏选择了放置玩法,就相当于放弃了大量的玩家在线时长,而在相对更加有限的在线时间内,游戏需要对玩家输出更多更好的内容,就变成了放置玩法的重中之重。

选用了性转加上三国题材的《放置少女》在游戏内有着大量精美角色形象、充足且自洽的角色设定和剧情、合理的数值成长曲线,轻量化的《放置少女》便有了成功的方程式。

制作《放置少女》的有爱互娱在日本设立分公司专门负责游戏的发行和运营,其宣发策略也是深得日本用户的心。

《放置少女》三周年广告邀请了日本当红的“二次元女神”桥本环奈出演,截止广告放出当天下午15点,仅Twitter页面的广告视频播放量就已经超过6.3万次。而三周年活动中,《放置少女》更是在“P站”举办了创作大赛,活动奖金最高达3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19万元,在游戏宣发上不可谓不大手笔。

中国二次元游戏反攻二次元发源地

在轻度玩法上,另外还有代表棋牌的《雀魂麻将》和代表宫斗的《熹妃Q传》。

制作《雀魂麻将》的猫粮工作室因地制宜选用了日本麻将,发行游戏的日本悠星网络逐步将发行渠道发散至网页端、移动端、Steam平台。通过早期的布局和受到二次元番剧《天才麻将少女》的影响,《雀魂麻将》的宣发也更为顺畅,并涌入不少自来水。页游上线11个月、手游上线将近4个月后的《雀魂麻将》在2020年2月18日注册用户数达到了30万人。

然而《雀魂麻将》在2020年2月18日后才算真正发力。

截止2020年6月18日,仅仅过去4个月的《雀魂麻将》注册用户数就突破了100万人,这种用户数量飙升的现象除了厚积薄发之外,与《雀魂麻将》在日本使用Vtuber进行推广的策略也有关系。


中国二次元游戏反攻二次元发源地
VTuber Hiiro直播《雀魂麻将》

《熹妃Q传》作为友谊时光旗下的女性向文字换装游戏,除了沿袭《熹妃传》一贯的中国宫斗题材还加上了二次元的画风,瞄准了二次元女性向市场的缺口的做法使得它在同类型产品中鲜有对手。

与以上提到的两款游戏一样,《熹妃Q传》同样在宣发策略上选用了网红经济,在游戏角色的配音上选用了当下话题度较高的二次元配音演员;借助日本玩家热爱二创的习惯,在同人创作中邀请知名画师起头部作用。

中国二次元游戏反攻二次元发源地
《熹妃Q传》配音演员签字版

中度玩法:《明日方舟》、《偶像梦幻祭2》、《梦境链接》

《明日方舟》登陆日本已经过去一年了,这款在日本由香港悠星网络发行的游戏一经上线就登上了免费榜第一的位置,而后在2020年7月29日,又拿下了日本畅销榜的第一名,实力之强毋庸置疑。

与日本悠星网络不同,香港悠星网络代理发行的《明日方舟》和《碧蓝航线》都在畅销榜更靠前的位置,除了游戏题材和玩法更为吸金之外,其在日本的广告投放也更为凶猛。凭借游戏自身的知名度,香港悠星在投放初期就花费了上千万的人民币,相比起其他产品利用网红经济的手段来得更加直接,当然效果也立竿见影。

中国二次元游戏反攻二次元发源地
7月29日的活动对冲榜影响不可忽视

在二次元游戏类型上《明日方舟》选择了罕见的塔防,如今二次元塔防游戏中无人能出其右,加上游戏在关卡数值把控的火候,《明日方舟》显得比其他二次元游戏要更硬核一些。

《明日方舟》制作人对于游戏美术的拿捏也是恰到好处。正如前文所说,二次元游戏抽卡抽的并不是简单的人物美术层面产品,而是其背后大量的内容。制作人海猫曾说「在二次元游戏,比美术更重要的是包含美术元素在内的“概念构建”」,「二次元玩家对于“文化创作”的部分更加看重,也更加在意游戏蕴含的精神丰富程度」。

与《熹妃Q传》同样是瞄准二次元女性向市场的《偶像梦幻祭2》则另辟蹊径,玩法摇身一变成了音乐游戏,并且将题材定在了更受日本人认可的偶像文化。在不打破音乐游戏传统的前提下,加上前作为IP作的铺垫,将偶像文化的方方面面做得更好便是《偶像梦幻祭2》的致胜法宝。

比起选择做AVG的《熹妃Q传》,选择了偶像MUG的《偶像梦幻祭》更像是做企划,无论游戏内外的内容都打磨得比一般游戏精致:为每一个游戏角色团体配上专属的歌曲,搭配着同名的番剧、小说、舞台剧、组合CD等的推出,整个游戏IP的塑造已初具规模。《偶像梦幻祭》的企划也是日本乐元素旗下企划项目最多的一个。

而在日本,偶像文化的氛围也更加贴近人们的生活,无论是频繁的握手见面会,还是不时就能在路边见到的应援演出,偶像与普通人的距离似乎之隔一层纱。再到了虚拟偶像,从第一位走进大众视野的虚拟偶像初音未来到现在已经快要过去了14年了,早已不再小众的虚拟偶像只是走到了《偶像梦幻祭》里面而已。

中国二次元游戏反攻二次元发源地
谁又能拒绝帅哥伸出的手呢?如果有,就是还不够帅

北京龙拳风暴研发的《梦境链接》在国内外的遭遇可谓是两极反转。

比起国内短暂上架,重新命名为《梦境重塑》重新上架的惨淡境遇,在海外发行的《梦境链接》就像是受到哄抢一般地由四家公司分别在不同的国家发行。而负责在日本发行《梦境链接》的易幻网络,在iOS端的《梦境链接》上线当天就拿下了日本免费榜单的第一名。目前《梦境链接》在日本的收入稳定在排行榜的100名左右,作为在日本上线不久的二次元游戏来说已是不错的成绩。

中国二次元游戏反攻二次元发源地

2019年组建日本运营团队的易幻网络,在日本发行的《梦境链接》在宣发上,邀请了人气日剧《半泽直树2》的演员金田美樱出任代言人,在iOS端上线后放出由她出演的电视广告,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效果也算是中规中矩。

重度玩法:《原神》、《梦幻模拟战》、《境·界-魂之觉醒》

2020年不可不提的游戏中,《原神》必定会出现。

在2020年9月28日全球同步上线的《原神》一鸣惊人。虽然二次元属性在这个游戏中无处不在地由体现出来,但其所用的营销、研发的规格和规模都远超各类二次元游戏。无论是官方宣称高达1亿美金的研发资金,还是多端多地区同步上线,都使得《原神》在短时间内以相当吸引眼球的方式广泛地暴露在大众视野底下,吸引了一波又一波的用户。而其超规格的营销和研发都使得《原神》对于没有接触过二次元、开放世界游戏的用户来说,有着难以抵挡的吸引力。

其结果也是相当惊人,仅仅上线一个月,其在海外的预估收入就已经超过1.6亿美元,并且接连在各大市场上登顶畅销排行榜,《原神》冲击的是整个游戏产业。

中国二次元游戏反攻二次元发源地

单论游戏的上手难度来说,《梦幻模拟战》绝对是二次元游戏中的第一梯队,在日本市场摸爬滚打过去两年后,《梦幻模拟战》依然不时冲入日本畅销榜排名TOP100。

中国二次元游戏反攻二次元发源地

《梦幻模拟战》虽然表面风光依旧,但是潜藏的问题却随时可能爆发:游戏IP已沉淀30年之久,在日本的粉丝基数庞大,而战棋玩法在移动游戏市场却是非主流,难以留住新粉丝;为了吸引更多用户可以在一个月内买量成本上千万,而真正的核心用户却是少数,游戏买量投放的转化率堪忧;游戏内容更新速度是二次元游戏中最快的一批,而核心用户却又是最挑剔的一批。

在国内历经两年的运营时间,顶着日本三大民工漫之一的死神IP,3D格斗游戏《境·界-魂之觉醒》带着天然的流量优势在2020年8月4日登陆日本,上线当天登顶日本免费榜。9月17日上线同是动漫IP改编游戏,由腾讯天美L1工作室研发的卡牌ARPG游戏《圣斗士星矢》,也在上线当天登顶日本免费榜。

对于此类动漫IP改编的游戏来说,对原作的还原度永远是绕不开的坑,原作粉丝对游戏的要求也会随着期待高涨,因此粉丝对游戏质量的评判会更加严苛且不留情面。而《境·界-魂之觉醒》和《圣斗士星矢》都是在不留遗力地还原原作的设定、故事和美术风格,在跨过还原度的坑后,自然能获得原作粉丝的青睐。

此类游戏包括《梦幻模拟战》在内,实际上在二次元游戏中处于一个尴尬的地位,由于动漫IP的加持,大家很难不将它归类成二次元游戏,然而此类游戏却往往在游戏内容上遭人诟病,甚至被二次元玩家开除“二次元游戏籍”,二次元游戏核心用户的挑剔程度又一次被体现。


中国二次元游戏反攻二次元发源地
截自网络上流传的《一图看懂二刺螈游戏》


来源:游戏新知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Yp1LKHx7HdGvH2UG5jyv1w

原创文章,作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og.cn/48809.html

Contact Us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uxgecn@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