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三欧吉首页
  2. 游戏资讯

倒在沙盒品类大热前夜的游戏人

倒在沙盒品类大热前夜的游戏人

编程沙盒游戏《源码部落》最后一次更新停留在2019年10月底,在几经权衡后开发团队最终放弃了这款游戏。那时他们的资金链已经有些撑不住了。

时至今日,依然有关心这款游戏的玩家在TapTap社区里询问游戏进展,只是再也没获得官方的回复了。

倒在沙盒品类大热前夜的游戏人
TapTap上,还有玩家期待着《源码部落》

但在《源码部落》停止开发半年后,沙盒游戏就成了投资人眼中很有前途的项目。游戏茶馆了解到,目前多家国内知名的创投机构在满世界搜寻合适的沙盒游戏项目投资:

  • 2020年3月,类《我的世界》游戏《无限引力》(Infinite Gravity)获猎豹移动千万级天使轮投资;
  • 2020年5月,《重启世界》开发商代码乾坤获愉悦资本领投的3亿元B轮融资;
  • 一家头部创投基金还与索尼试探性地商讨过Media Molecule(《Dreams》开发商)入股事宜,当然被索尼拒绝。

随着Roblox将以近300亿美元估值上市,沙盒游戏成了市场上的当红炸子鸡,潜力被行业所认识。而《源码部落》多少有点悲情色彩,他们倒在了沙盒游戏大热前夜,也许再坚持半年就会成为资本竞相追捧的热门项目。

项目放弃后,一周收到七八个投资人电话

游戏茶馆第一次看到《源码部落》DEMO时,还是在CJ 2018的游茶对接会上。《源码部落》以其颇具新意的设计和独特的玩法很快在一众路演产品中脱颖而出,成为在场发行厂商的关注重点。游戏制作人Shuke也被多家发行拉住详谈。

Shuke后来告诉游戏茶馆,他们虽然谈过的发行很多,并且这些发行也高度认可《源码部落》的创新性,但都畏于游戏商业化前途不明朗,最终都没有成功合作。

“我们从一开始也明白游戏变现可能困难,考虑通过UGC+内购的方式进行商业化。可在国内搭建好游戏内UGC生态,超出我们小团队能力范围。”

Shuke估算,如果要做成一个中国版的《Roblox》可能需要上亿元启动资金。

“《源码部落》这样的沙盒游戏,需要大量的服务器资源。游戏本身变现能力不强,收入都不够填平服务器的成本。”

Shuke他们不是没有找过投资人融资,也曾和许多投资机构聊过。但投资人看不清《源码部落》这类游戏的商业前景,不知该如何变现。加之18年版号暂停、19年版号严控,当时的投资人对游戏避之不及,更不可能投一个前途不明的游戏项目。

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大洋彼岸的Roblox估值一年翻七倍,让许多投资机构看到沙盒游戏“钱途光明”,争先恐后地开始看沙盒项目。已经被放弃一年多的《源码部落》终于感受到资本的关怀。

“最近一周的时间,我收到了七八个投资人电话,都希望投资沙盒游戏。可惜我们的游戏早就不做了。”

进击的Roblox

《Roblox》早在2006年上线,当年就获得了110万美元的投资。此后的15年里,Roblox屡获知名PE基金青睐,估值一路扶摇直上。

2018年,Roblox获得老虎全球基金等知名机构1.5亿美元F轮投资,估值达到25亿美元。

2020年,Roblox在G轮融资后估值增长至40亿美元。

2021年,Roblox计划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起初计划以80亿美元的估值向公众发行新股。但似乎Roblox董事会并不满意这一估值,转而通过H轮融资募集5.2亿美元,估值暴涨至295亿美元。Roblox也不再向公众发行新股,选择直接上市。

仅仅一年,Roblox估值增长7.4倍,这样的估值已经超越了Take Two、育碧等老牌游戏厂商。很明显,Roblox已经超越了游戏公司估值体系。这也是国内投资人寻找中国版Roblox最大的动力。

生态生态还是生态

看着Roblox那样励志估值翻倍过程,确实会让人心潮澎湃,迫不及待地立马投身沙盒游戏研发浪潮当中。

但相比其他品类游戏,沙盒游戏在研发、运营上都颇具难度。

有十多年沙盒游戏开发经验的《皮卡堂》创始人沈宏庭告诉游戏茶馆,沙盒游戏没有一个明确的gameplay主线,并不适合所有玩家口味,这给后面推广和变现带来一定难度。

《皮卡堂》是国内青少年沙盒概念游戏的常青树,已经上线运营12年之久,迄今依然保持稳定的月活规模。在《皮卡堂》中玩家可以打造属于自己的个性家园,并与皮卡世界的其他玩家聊天、恋爱、游戏。

倒在沙盒品类大热前夜的游戏人
《皮卡堂》社区所创作的个性房间

在沈宏庭看来沙盒游戏在开发中存在以下难点:

  • 沙盒游戏适合渴望自由度、渴望创造内容的玩家。长期来看,青少年玩家好奇心强,有较强的创作欲望,成了沙盒游戏主要玩家群体;
  • 由于青少年是主要用户群体,沙盒游戏在买量、商业合作上都存在一定限制;
  • 沙盒游戏底层架构复杂,总体开发成本并不低;
  • 沙盒游戏并非数值驱动型游戏,需在搭建好社交生态的基础上,才能做更多商业化。所以同规模日活的沙盒游戏在变现上不及其他类型游戏。

沈宏庭回忆,《皮卡堂》大约经历了三到四年爬坡过程,才让玩家沉淀下来,建立起了生态。

Shuke也向游戏茶馆多次谈起沙盒游戏生态的重要性。他认为一款沙盒游戏在设计之初就要如何建立起UGC的生态,需要回答以下几个问题:玩家为何要来你游戏中创造内容?玩家创造了内容会有什么收益?其他玩家看到后如何来玩游戏?

当UGC生态建立起来后,沙盒游戏也会因此受益匪浅。玩家既是内容创造者也是消费者,这就使得沙盒游戏生命周期特别长。

据《皮卡堂》开发商爱扑网络2020年半年报,上半年里爱扑网络收入1531万元,同比增长84.48%。其中以《皮卡堂》为主的PC端游戏收入大幅上涨,同比增加 109.01%。可见沙盒游戏生命力之顽强。

大厂、新秀布局沙盒赛道

沙盒游戏大热之下,游戏茶馆梳理了国内厂商目前手中的沙盒游戏项目。此外,沈宏庭透露他们也有两款沙盒概念手游在开发当中。

倒在沙盒品类大热前夜的游戏人

上表游戏中,可能为人熟知的游戏也就《Roblox》《我的世界》和《迷你世界》。大多数沙盒游戏还在开发之中,其中不少项目实际上早在2018年就已公开并招募过玩家内测。而一些上线的游戏因为生态等原因,玩家规模较小,发展并不算顺利。

因此腾讯、网易等头部大厂另辟蹊径,让已获得市场成功的游戏推出游戏编辑器,推动用户基于游戏推出UGC、PU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内容。目前《王者荣耀》《阴阳师》等都已经加入编辑器。《王者荣耀》的“天工”编辑器还吸引了华清飞扬、英雄互娱以及《DOTA2》地图作者等专业团队入驻。

《王者荣耀》《阴阳师》等游戏,已经拥有庞大的用户群体,搭建起UGC生态总归要比其他游戏从零开始容易得多。游戏茶馆了解到,腾讯、网易今年会在地图、MOD上花更多精力搭建平台,招募制作团队。

The End

回顾《源码部落》的开发经历,Shuke认为他们是在一个不佳的时间点,做了一个略超前的项目,未能熬到时代的风口到来。

在Shuke看来,现在入场做沙盒小伙伴一定要关注游戏是否能真的变现,关注同类成功产品搭建起生态需要多少资金,对远期的困难要充分预估,立项时要考虑后期发行方向、拓展方向。

“回过头站在发行的角度看《源码部落》,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发。项目既不赚钱,也不知道从何处吸量,所以非常难发。”

Shuke说,这是他从《源码部落》经历中收获的经验。

当被问及未来两年国内市场是否会诞生一款赚生态钱的类Roblox游戏时,Shuke给出肯定的答案。

“现在做沙盒的游戏团队要么有大资本、要么有大用户,理应做出中国版的Roblox。”


来源:游戏茶馆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tegBh5blolLLdk2IcvsO5g

原创文章,作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og.cn/49765.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uxgecn@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