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三欧吉Home
  2. 游戏资讯

海外游戏并购大热,国内资本占小股方式不受欢迎

刚刚开年,腾讯就迅速完成了对《灰烬战线》《失落之魂》的开发商的投资工作。同行们也没闲着,网易投资了《青空之刃》制作人的新公司,字节跳动联合富春股份投资了《仙境传说RO:新世代的诞生》的开发商......

游戏茶馆了解到,由于腾讯今年内部成立的百亿级基金,投资权限基本已经下放至普通商务员工,促使高效完成投资计划。

现在国内已有产品上线的团队,基本都有数个大厂的战投在同时接洽。就游戏茶馆观察,现在各大厂商都是在抢团队,而不是在挑团队。

这样的情况并非国内独有。其实在海外,游戏投资热也持续有一年多了,并且海外厂商已经不太看得上只占股10%~20%的投资了,大多更青睐100%并购。

一位大厂负责战略投资人士告诉游戏茶馆,现在他们那种只占小股,不干涉经营的“佛系”投资方式已经跟不上欧美厂商的节奏了,逐渐没有了优势。

疯狂买买买 美国大厂就是靠并购翻身

欧美厂商在手游领域尤其是休闲游戏领域,不乏大手笔的收购。以刚刚提交上市申请的休闲游戏大厂App Lovin为例,我们来看看去年来App Lovin的并购扩张:

  • 2021年1月,App Lovin以约10亿美元收购移动app数据分析商Adjust;
  • 2020年11月,App Lovin以1.1亿美元从Athena手中收购数个游戏项目;
  • 2020年6月,App Lovin以1.6亿美元从Zenlife手中收购数个游戏项目;
  • 2020年5月,App Lovin以3.29亿美元收购知名SLG开发商Machine Zone(最终幻想15:新帝国、雷霆天下);
  • App Lovin以5367万美元分两步收购《Sweet Escapes》开发商Redemption Games;
  • 2020年1月,App Lovin以2560万美元收购Geewa;

App Lovin在发展过程中还收购了PeopleFun(游戏研发)、MAX(应用内广告竞价)、SafeDK(安全)等等公司,以壮大自身业务。招股书显示,目前公司账面商誉2.49亿美元,占总资产的11%左右。

海外游戏并购大热,国内资本占小股方式不受欢迎

欧美厂商收购这么激进,可能还由于有Zynga这样靠并购业绩大翻身的成功过典范。Zynga近两年大手笔收购了Smail Giant Games(5.6亿美元)、Peak Games(18亿美元)、Rollic Games(1.7亿美元)。

靠着Smail Giant Games等被并购的厂商,Zynga年收入也从17年的8.61亿美元一路飙升至2020年的19.75亿美元,彻底摆脱了陷入社交游戏泥潭的沉沦。虽然Zynga现在还是亏损的,但股价却从3美元一路涨至如今的11美元。

海外游戏并购大热,国内资本占小股方式不受欢迎

在主机、PC游戏领域,近两年也有微软75亿美元收购B社,EA以12亿美元收购Codemaster、Epic收购《糖豆人》开发商Mediatonic等多年不遇的大手笔。

退出渠道通畅 离开游戏已久的VC们回归

除开这些知名游戏厂商,一些相对没那么出名游戏厂商也玩起了并购游戏。

瑞典游戏公司Stillfront Group学习Zynga好榜样,花了20多亿美元收购一些二线手游团队,如女性互动剧情游戏厂商Nanobit(My Story)、中东SLG游戏发行商Babil Games(Strike of Nations)、德国SLG大厂Goodgame Studios(帝国:四国霸战)等等。

另一家瑞典游戏公司Enad Global 7也在去年撒5.6亿美元收购包括《H1Z1》开发商Daybreak在内的多家游戏公司。

从财务报表,并购效果也是立竿见影。Stillfront Group营收在去年涨了几乎三倍,股价在去年也创下了上市以来的历史新高,对比上市时上涨十倍多。

这样暴力拉升营收、利润的方式,让那些专注游戏研发的厂商实在汗颜。

海外游戏并购大热,国内资本占小股方式不受欢迎
伴随收购并表,Stillfront Group营收一路狂涨

既然上市公司并购提升业绩的动力那么强,创投基金退出渠道通畅,那么一级市场自然也是非常红火。一些不投游戏项目的美元基金也趁热加入了

前日Index Ventures同Balderton Capital、Makers Fund一起投资了土耳其休闲游戏开发商Dream Games 5000万美元,创下了土耳其公司A轮最高融资记录。值得一提的是,Dream Games在当天刚刚上线第一款游戏《Royal Match》。

Index Ventures、Balderton Capital等基金都已近许久没有投游戏公司,此前Index Ventures投过Roblox、King、Supercell等知名游戏厂商,都已完美退出。此次这几个大基金愿意投资刚上线第一款游戏的Dream Games,可能还是由于Dream Games主创来自《Toon Blast》开发商Peak Games。

去年Peak Games以18亿美元卖给了Zynga,其主创团队再度二次创业。既然大家都是老司机,对并购退出这套轻车熟路了,那么这些美元基金自然也看在眼里,不会放过此次吃肉的机会。

据游戏茶馆不完全梳理,还有EQT Ventures(投过Small Giant Game)、Initial Capital(投过Supercell)近期又回到了游戏赛道,亦有TSG这样不怎么投游戏的基金也参与了《星际迷航》发行商Scopely的E轮融资。

与国内A股相反,在海外,游戏厂商上市也是非常方便的。在去年就有Guild Esports、People Can Fly、 Playside Studios以及Thunderful Group等在所在国上市。

这些通畅的退出渠道促使海外游戏行业投融资火热。据外媒统计,去年Bitkraft Ventures、 Galaxy Digital、Play Ventures和Makers Fund在游戏行业里投资10起以上。

全球放水,让并购不差钱

并购这么多,这些钱又从哪里来呢?

游戏茶馆观察发现,上市厂商并购通畅采取现金+股票的方式进行。股票自然来自厂商增发,几乎没有什么成本,而现金大概率来自银行贷款。

比如Stillfront Group收购Kixeye的现金就来自瑞典银行贷款。又如近期腾讯在海外获得83亿美元并购贷款,就由12家银行共同提供。

去年由于疫情关系,全球央行大放水,美国同业拆借利率几乎跌至0%。也就是说,这些大厂在海外借债的成本是非常低的,几乎相当于白送。连苹果这样不差钱的主,今年都发行了总额140亿美元的债券。


海外游戏并购大热,国内资本占小股方式不受欢迎
美联储放水,让并购不差钱

海外天量的资金无处去,那么资本市场自然是很好的蓄水池。一方面,这些热钱推高了上市公司股价,方便上市公司增发新股并购;另一方面,也让创投基金有钱投初创团队。

追求财务回报这一幕似曾相识

相比较而言,目前国内游戏行业投融资火热情况还仅仅局限于圈内,基本都是大厂参与战略投资,鲜有其他创投、PE基金参与。

这些大厂投资研发厂商的目的很明确,主要就是为了拿产品,以弥补自身研发薄弱环节。大厂也不求太多的财务回报,只希望被投团队能稳健成长,持续输出好的游戏产品。

而海外厂商目标同样明确,就是要求被收购厂商能持续贡献营收、利润,让财报更加好看。而大基金则是希望小团队能尽快成长,好卖给上市公司退出而获得财务回报。

这样似曾相识的画面让游戏茶馆回忆起15年游戏行业并购火热的场景。大量A股上市公司通过不断并购游戏公司,美化报表又蹭上互联网概念。

海外游戏并购大热,国内资本占小股方式不受欢迎

当然泡沫破灭后最终结局大家都看到了:许多15年被收购的游戏厂商已经落后了,不少还处于业务停滞状态。


来源:游戏茶馆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G7UpOyQ6dOk6OVe8jfJjWw

原创文章,作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og.cn/53983.html

Contact Us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uxgecn@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